太和胡总中心学校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通知公告
   
校长寄语
著名基础教育专家段力佩说过:“学校教育说到底主要是个教学问题,教学工作说到底主要是课堂教学问题。”显而易见,课程改革的核心问题非课堂改革莫属了。 课堂是老师工作的主阵地,也是学生获取知识的主渠道。多少年来,我们的课堂始终沿袭着老师讲学生听、老师布置作业学生做、老师说朝东学生不往西的状况,学生是老师的奴隶、课本的奴隶、课堂的奴隶,每一节课都由老师自编、自导、自演,讲台就是老师的舞台 ...[查看更多]
专题专栏
   
   
   
安全教育
   
德育园地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专题专栏 >> 阅读文章

北京故事

2014-11-07 13:38:57 来源:太和胡总中心学校 浏览:28751
内容提要:北京故事
——“全国不同风格与流派课改名家论坛”体会
胡总中心学校:刘光
体会分四部分,关于课改,关于老师,关于学生,关于专家。
关于课改:我们在成功中
有句话说:幸福总在脚后跟上。意思讲其实每个人都是幸福的,只是我们看不到自己的幸福,总是看到别人很幸福。关于课改,我感觉跟幸福一样,他总在
北京故事
——“全国不同风格与流派课改名家论坛”体会
胡总中心学校:刘光
体会分四部分,关于课改,关于老师,关于学生,关于专家。
关于课改:我们在成功中
有句话说:幸福总在脚后跟上。意思讲其实每个人都是幸福的,只是我们看不到自己的幸福,总是看到别人很幸福。关于课改,我感觉跟幸福一样,他总在脚后跟上,我们自己看不到,但是在别人看来,我们不仅很成功,而且让他们感觉震撼。
陈局长的精彩报告:周四下午的中国特色品牌区域教育发展论坛作报告的共有七个人,大部分都是来自各个区域的局长校长,分别介绍了他们的课改经验。其中反响最大的当属我们的陈玉建局长的报告他用了三个标题七个人物介绍了我们的课改经历和成绩,别人听后纷纷拍照和询问,并表示一定要来太和学习。我听着其实也有疑问:大家反应这么好,我们怎么没觉得。在看看陈局长说的,没有一句话是假的,人物都是我们身边的人物,故事都是我听到过的,没有加丝毫的修饰。本来我是认为我们一直在课改的迷惑中,探索中,现在他们惊叹的表情,我再一次的问自己:我们成功了吗?
同课异构的神威
周五上午的同课异构,上午共三节课,第一节是顺义区牛栏山一中实验中学的宋燕,就是他们本校的老师和本班的学生;第二节是顺义区仁和中学的张丽丽,算是他们本地的;第三节是山东潍坊外国语学校的陈红郦。三节课,给我的感觉是只有最后一节是来自课改区的。三节课听后,我感觉课改真的势在必行,不改确实会耽误不少学生的。三节课我拍了几张照片,其中有两张我感觉很有价值。一张是第一节课学生上课睡觉,一张是第三节课我们的陈茜老师被课堂上师生的表现打动擦眼泪的。我想既然来比赛老师都应该是本校最优秀的,学生应该是高度投入的,但是没有课改的课堂还是出现了学生睡觉的情景。课改的课堂老师的引导和学生的积极参与让听课的老师有了共鸣,我们的课堂上学生不是也有感动的落泪吗?课改,我们还是走在了前列,在不知不觉中,我们成功了。
关于老师:我们在幸福中
因为在去之前,我发了个说说:第一次进京。以前教过的没教过混的熟的都纷纷打招呼,要请吃饭,要带着去旅游。这个说去香山看红叶,那个说要去王府井购物;教过的学生要请吃北京烤鸭,没教过的要请吃特色火锅。我考虑着学习紧张,也不想麻烦他们,要电话不给,问行程不说,一一回绝。但是就在周六要回来的时候,有个08年毕业的女生在空间里留言:电话速给,别废话!语气严厉的要命。我知道小丫头是着急上火了。联系的时候,问我:“老师会坐地铁吗?”我说:“坐是会坐,就是不会上也不知道下,找不到出口和入口。”小姑娘说:“那你别动,就呆在宾馆好了我去接你。”上午一起吃饭,12点,她说:“你们六点的火车,我们上午先喝点饮料,然后再吃饭。”然后我就第一次走进一个叫“必胜客”的屋子。我想我们一起走进去的时候画面一定很有趣:一个背着一个十年前的背包挎着五年前的手提包的中年男子和一个衣着光鲜亮丽的年轻女孩子一起走进去。小丫头叫 两杯咖啡喝一个大饼(肯定不是大饼,不过我不知道叫啥名字)。当时我不知道那是咖啡,不知道怎么吃还是怎么喝,就对那小姑娘说:“赶紧你先给老头子做个示范。”一结账,一百四。两个小时候后,小姑娘把送送到北京站附近,她说:“我们就在这里吃饭,离车站近,省得你担心。”我说:“一点饿气都没有,我不吃了!”小姑娘说:“那不行,我还没请你吃饭呢。不过在这里北京烤鸭没法吃了,就吃火锅吧。”进了火锅店,她说:“要吃什么你自己弄,那儿有材料。”我光说好就是不动。因为我感觉吃火锅就是吃火锅,还要什么料子啊,没见过。这时候我切切实实的感到我真的是井底之蛙。好在我只有自卑,依然很快乐,因为毕竟我进了这高档次的小店,我的学生并嫌我没见识,不嫌我给她丢人,反倒快乐的要命。小丫头看着我不动就明白了,笑着说:“你别动,我来。”然后给我弄了两碗过来,说:“这碗是不辣的,这碗是辣的。往里面蘸着吃就行。”一结账,又是一百多。
后来我想,作为教师,能让学生这么全心全意的尊敬着,值了。而我们自己,也要让自己感觉到幸福。
关于专家:我们在迷茫中
房涛:我对房涛的几次印象不太好:普通话不标准,有中度严重的方言,理论水平高,但这些理论与课堂教学脱节。但这次的北京之行,对房涛的印象有了转变:房涛不是骗子。课改他也在摸索中,只不过比我们早了很多,他也在边探索边完善自己的理论。他正他自己的理论向务实高效的方向上迈进。
杜金山:被中国教师报的编辑李炳婷称为教育界三个疯子的人物之一。对中国教育有着深沉的忧患和思考。我感觉他也在埋怨,也对教育的种种弊端不满,但他在不满的同时,进行了探索和改进,他想凭一己之力改变中国教育的现状,这种英雄气概让人敬佩。杜金山说:“课改,德育有着极为重要的作用”、“越是落后的地方,越是孤陋寡闻的人,越自信”、“闭嘴、听话是我们的孩子从小就被灌输的思想”、“一个人的能力是他在社会上选择的宽度”。“在现在,你努力程度越大,对孩子的伤害越深”。
于是,我迷惑了,我到底是该努力,还是该犹豫。
关于学生:我们在忏悔中
下午五点四十,天都快黑了,我们的学生走进教室里应该有20分钟了。我们走在牛栏山一中实验学校的校园了,发现操场上,篮球场,体育楼里,健身房了,处处都有学生的身影。篮球足球跳远跳高,杠铃铅球太极武术,学生练的不亦热乎。我的感受是,他们有一个快乐的少年时光。我开始看他们的收费标准的疑惑解开了: 初中的学费每年两万,住宿五千;高中的学费每年三万,住宿五千。伙食费自理。而我也不再惊叹他们的公共设施都几乎没有损坏的原因了。
结语:教育孩子的时候,孩子让我们把童年重新复习了一遍。教育学生的时候,学生让我们把童年一遍遍的回忆。带着爱,宽容,智慧,把教育变成道场,把困难变成修为,让我们一起努力,为中国教育,太和教育,胡总教育,为自己。

相关文章

2014-05-05 15:24:45
2014-04-25 10:17:52
2014-04-18 10:24:07
2018-06-14 20:29:28
2014-03-28 09:06:50
2014-03-12 09:52:07
2014-12-12 15:58:02
2014-12-12 15:56:56
版权所有:太和胡总中心学校   Copyright 2006
地址:安徽省太和县胡总乡    电 话:0558-8248010
技术支持:阜阳信息网   皖ICP备11029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