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和胡总中心学校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通知公告
   
校长寄语
著名基础教育专家段力佩说过:“学校教育说到底主要是个教学问题,教学工作说到底主要是课堂教学问题。”显而易见,课程改革的核心问题非课堂改革莫属了。 课堂是老师工作的主阵地,也是学生获取知识的主渠道。多少年来,我们的课堂始终沿袭着老师讲学生听、老师布置作业学生做、老师说朝东学生不往西的状况,学生是老师的奴隶、课本的奴隶、课堂的奴隶,每一节课都由老师自编、自导、自演,讲台就是老师的舞台 ...[查看更多]
专题专栏
   
   
   
安全教育
   
德育园地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专题专栏 >> 阅读文章

胡总初感

2014-12-12 15:56:56 来源:太和胡总中心学校 浏览:18717
内容提要:胡总初感
胡总中心学校数学组    郭立勤
前一段时间读到一个在北大读研的高中同学写的一段文字,中间有这样一句话:来北京这些日子,与生活斗争的内容占了很大心血,所以觉得更累,读到这些有着对好友的心疼,但同时也有一丝庆幸,来到胡总三个多月受到来自多方面的帮助让我免于与生活抗争之苦。首先,在这没有任
胡总初感
胡总中心学校数学组    郭立勤
前一段时间读到一个在北大读研的高中同学写的一段文字,中间有这样一句话:来北京这些日子,与生活斗争的内容占了很大心血,所以觉得更累,读到这些有着对好友的心疼,但同时也有一丝庆幸,来到胡总三个多月受到来自多方面的帮助让我免于与生活抗争之苦。首先,在这没有任何经济来源的三个月里父母无条件的经济支持以及胡芹姐的诸多帮助,让我不曾挨饿受冻;学校的单人宿舍极大的满足了我喜欢独处的习惯;纵然是伤心失落亦有小姐妹陈茜的温言劝慰。
我所遇到的胡总老师一如我所接触的太和人,直率、热情,朝夕相处的数学组的同仁们皆是是不馋不媚的君子、坦诚而磊落。工作上的不足迎接我的不是想象中的狂风暴雨、疾言厉色,而是领导们的适时提点、鼓励。两位班主任也是 “躬自厚而薄责于人”的宽厚之士,来自他们的谅解和帮助总能让我不断彷徨和失落的心慢慢沉淀、安定。三个月里,虽然并没有做到悠游而从容,至少稳住了生活的节奏。
    孩子们也是不骄不躁、玉雪可爱。写到这里,我下意识的拍了一下键盘,就在刚刚这群孩子不是气的我“胸闷气塞”。刚入职的我很多东西还没有脱离学生时代,过于理想化的教学被现实冲击的七零八落。在很多教育类的著作里、或一些成熟老师的经验之谈中,孩子都是敏感而脆弱,最主要的是容易感化,只要适当的时机给予爱以及鼓励,那么孩子便会从此积极向上。而现实却并非如此,如今的孩子集三千宠爱于一身,外界的诱惑又是无孔不入,纵然我们对症下药,好不容易获得的一些抗体也会在变异的病体中缴械投降。昔日的良药不再是今日的“万金油”,这就需要老师不断的掌握学生最新的状况,因地制宜、因人制宜的处理突发情况,并不断的进行观察后效,及时修改教育策略。而经验不足的我处理这些事时,时常会有力有不逮、心有余力不足的现象。
课堂上我经常会说,这样的题我讲过,可是我们的学生并不是讲过的题就会做,说过的道理就会明白。我们老师的工作就是一个个的轮回,但每一个轮回的轨道又是奇异的岔开,做着一个缓慢而又重复的工作,对急性子的我也是一个莫大的挑战。
作为一个年轻的老师,很容易赢得学生的喜欢,他们乐意告诉你自己的小秘密。但是他们却更信任和尊重年长的老师。我碰到过很多次这样的事,我进班好一会了,学生才惊呼,老师你怎么来了,我一点都没看见。也许年龄和阅历的不足降低了我为师者的存在感,但我想更多的是课堂管理的不足。“君子不重则不威”对待学生不仅要有容也要有威。
    早年读席慕蓉女士的诗,有一句话至今记忆犹新:每一条走上来的路都有它不得不那样跋涉的理由,每一条要走下去的路都有它不得不那样选择的方向。也许作为教师我们个人的经济价值可怜至极,但在生命的长河中,谁又能评定的清它真正的价值呢?看着孩子的每一滴成长的那份喜悦自是不消说,就连他们耍赖、恶作剧都透着逼人的生命的气息。看着四班的孩子逐渐放下戒备,慢慢转变;看着三班的孩子骄傲而自信的学习,就会不自主的欣喜。老子说:治大国如烹小鲜。教育亦是如此,不急不躁,在细节处积蓄力量。
最后,我用一首中学生时代很喜欢的小诗狄金森的《假如我能使一颗心免于忧伤》为这篇文字作结。
假如我能使一颗心免于忧伤
我就没有虚度此生。
假如我能使痛苦的生命有所慰藉,
在心酸中获得温情,
或是让一只昏厥的知更鸟
重新回到巢中,
我便没有虚度此生。
版权所有:太和胡总中心学校   Copyright 2006
地址:安徽省太和县胡总乡    电 话:0558-8248010
技术支持:阜阳信息网   皖ICP备11029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