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和胡总中心学校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通知公告
   
校长寄语
著名基础教育专家段力佩说过:“学校教育说到底主要是个教学问题,教学工作说到底主要是课堂教学问题。”显而易见,课程改革的核心问题非课堂改革莫属了。 课堂是老师工作的主阵地,也是学生获取知识的主渠道。多少年来,我们的课堂始终沿袭着老师讲学生听、老师布置作业学生做、老师说朝东学生不往西的状况,学生是老师的奴隶、课本的奴隶、课堂的奴隶,每一节课都由老师自编、自导、自演,讲台就是老师的舞台 ...[查看更多]
专题专栏
   
   
   
安全教育
   
德育园地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生工作 >> 学生园地 >> 阅读文章

那一次感动(八四班:龚露豪)

2017-01-10 14:00:25 来源:太和胡总中心学校 浏览:29195
内容提要:                                       那一次感动
                                   八四班:龚露豪
校园,感动,故事,咬着笔头,心中思索着这其中的联系,似乎,我那些不良实际也没有让我感动的。感动,感动,怎么写呢?突然,灵
                                       那一次感动
                                   八四班:龚露豪
校园,感动,故事,咬着笔头,心中思索着这其中的联系,似乎,我那些不良实际也没有让我感动的。感动,感动,怎么写呢?突然,灵光一现,那件事从心底浮出。
八年级刚开学时,我桀骜不驯,似乎,只有和班主任做对时才能发泄我那满满的叛逆。犯错后,毫无疑问地进了办公室,无可避免地听着班主任的批评,尔后,又是一次原谅,一次机会。可我却丝毫不懂得珍惜,似乎,只有班主任的那一句‘你是不是觉得我好欺负’才是对这一切最好的解释。
终于,大事发生了,我逃课了,尽管只有短短的几个小时,可那毕竟也是逃课啊。
我毫无疑问地进了办公室,本以为又是那听了几十遍的说辞和那一成不变的表情,没想到,看到的是一张异常冷静的脸,什么也没说,只是让我静静的站那反思。
过了一会儿,您开口了,说“我今天什么也不说你,你就想想,你这样做对得起我吗?”语言前所未有的冷漠,字数前所未有的简短,犹如一颗炸弹爆炸在我的心里。是啊,我对得起老师吗?面对班主任的一次次宽容与机会,我珍惜了吗?面对班主任对我的期待,我做到了吗?老师不在学校我应该遵守纪律我又做了什么?
看着老师因为找我而被冻得发白的脸和被寒风吹得根根竖起的头发,一股悔恨之情在心里悄然诞生,伴随的还有那一丝温暖和感动,对老师不顾寒冷寻我的温暖,对老师没有放弃我的感动,对我自己回头时不完的感动。
愿这份感动一直伴随着我。(辅导老师:郑丙林)
版权所有:太和胡总中心学校   Copyright 2006
地址:安徽省太和县胡总乡    电 话:0558-8248010
技术支持:阜阳信息网   皖ICP备11029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