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和胡总中心学校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通知公告
   
校长寄语
著名基础教育专家段力佩说过:“学校教育说到底主要是个教学问题,教学工作说到底主要是课堂教学问题。”显而易见,课程改革的核心问题非课堂改革莫属了。 课堂是老师工作的主阵地,也是学生获取知识的主渠道。多少年来,我们的课堂始终沿袭着老师讲学生听、老师布置作业学生做、老师说朝东学生不往西的状况,学生是老师的奴隶、课本的奴隶、课堂的奴隶,每一节课都由老师自编、自导、自演,讲台就是老师的舞台 ...[查看更多]
专题专栏
   
   
   
安全教育
   
德育园地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师资建设 >> 教师风采 >> 阅读文章

我的家在哪里(廉殿军)

2017-02-13 08:00:52 来源:太和胡总中心学校 浏览:25809
内容提要:                                           我的家在哪里
                                              廉殿军
“廉老师,你好!我是邢同学的妈妈。邢同学给我打电话说,她不想上学了,你说该咋办呀?”正月十二,还

                                           我的家在哪里
                                              廉殿军
“廉老师,你好!我是邢同学的妈妈。邢同学给我打电话说,她不想上学了,你说该咋办呀?”正月十二,还没开学,一位家长给我打电话求助。邢同学是去年九年级时才从县城的一所民办学校转到我们学校的。一开始我真的不愿意接收这个学生,成绩不是很好,还没有学籍,到这里上一年能不能参加毕业考试都还难说,而且她还带来一个“小老婊”——她妈的堂姐的儿子,原来是和她一个学校的,又和她一块转到我校,那个男生一看就是个难缠的主儿。然而,我终究抵不过领导的说情,他们可以进班上课了。
我先说一说这名男生。
他叫张同学,开学第一天,就懒在床上不到班里来,我让一名学生把他从寝室里叫到教室里,问他为什么不起来从而迟到。他说他困,起不来。我于是严厉地对他说,第一天你给我的印象就不好,别人都能起来,你为什么起不来,下次再迟到,你就到操场跑几圈。然后下午到班巡查的时候就看不到他的人影了,问别的同学,说他可能回家了。幸好我留下了他家的联系电话,打过去,他爸说你好老师我正在训张同学呢。他说他受不了咱这个学校的苦,早晨起床那么早,还要点名,还有晚自习,老师还批评人,他回来说不愿意上了。我听到后老实不客气地说,他以前没有受到这样的纪律约束,如果受不了,你就让他到别的学校去吧。我不会因为他一个人而改变这个学校的制度,况且我还没有能力改。第二天,他又来了,我问及他的家庭情况,现在家里只有他和他爸生活了,据说他的妈妈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失踪了,问到这里,他还流了几滴眼泪,我只好不去过多探问了。现在呢,他爸在县城做一名水电工,也攒了钱在镇上买了一套房子,而作为一个单身男子,他爸只会给他钱让他自己生活,学习呢,全交给学校老师了。周日他回家,也几乎就自己一人了。对张同学来说,他的家还是有的:他家有一套房子,他可以在周末回家,他爸按时给他生活费,上学衣食无忧。
今后的几次三番,我和张同学“过了几招”,现在,他算能坐在教室里上课了,虽然有些小毛病,但在大毛病不犯的情况下,我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因为,我真的不想让他辍学走向社会,我对他爸说,就算我给你看一年小孩吧,只是学习,要靠他自己。他爸自是感谢连连。
回过头来,继续说邢同学。
邢同学为什么不愿意上学呢?她的妈妈说,小邢说到了九年级下学期了,都该转入复习了,压力山大,怕自己学不会,就不想上了。我知道邢同学的妈妈在年初五就给我打电话说她准备初六就去外地打工,女儿的被子等生活用品能不能先放到寝室里,我说寝室现在不会开门的,你就把她的生活用品暂且放到我家里吧。初六晚上我到家,果然看到行李袋装的被子什么的。而现在没几天,小邢就说自己不上了,不是很合情理啊。我说,她发生什么事了吗?她没有不上学的征兆啊?她妈说具体情况她也不清楚。我简单分析给她听,我说邢同学可能在闹情绪,你了解一下情况安慰一下她吧,上学的问题应该不是多大。
果不其然,今天正月十六一开学,我到班就看到邢同学了。目光相对时,她不好意思的对着我笑。找个空隙,我把她叫出教室,笑着轻声问她:“怎么又来了?”她笑:“我又不是真的不想上学。”“那你为什么给你妈打电话说你不上呢?”“我只是不想在我姨家。”
她断断续续地说清了事情的原委。她现在居住的所谓姨家,只是她妈小时候的闺蜜而已。阿姨有两个女孩,大的才六七岁,正是闹气的年龄,看来邢同学在她妈妈走的这几天在阿姨家没少受这位“刁蛮公主”的气,这也正是邢同学郁郁不开心以致于给她妈打电话说不上学的主要原因。而邢妈妈和邢爸爸早就离婚了,邢小弟和爸爸一块生活,邢同学就和妈妈一块生活了。邢同学早就很久没有回过离学校不是太远的邢家去了。而邢同学和妈妈暂时住在邢妈妈的娘家,而据她说,她从出生就没见过姥爷和姥娘。我问她你可以到你舅家去呀,她说她舅一家多少年前就是在外地生活,也没回来过。而邢妈妈又给她找了一个邢叔叔,邢叔叔的家却远在重庆,今年春节,邢叔叔到这里过的年,初六和邢妈妈一块又远走他乡了。
我的心不由得抽搐了一下,泛起酸酸的感觉。看到邢同学脸上泛起的淡淡的笑意,我更有一丝难言的悲哀。她的家在哪里?她的家在哪里?(当我在电脑上敲到这里的时候,我的眼睛里早已蓄满了泪水,只有停下来擦拭……)我对邢同学说,还是上学吧,在学校里,和同学一块生活,你只有周六一天在阿姨家,应该还能承受。然后,你继续努力,上高中,上大学,到你大了,哪儿都可以作为家了。她似懂不懂的对我点头。我真的希望她能听懂我的话,真正的去努力;我还不是很希望她能听懂我的话,能在懵懂中继续她的天真快乐的学习生活。
这使我想起了年前上学期快结束的时候,一位印度记者到我校采访一名“独居”的学生,我正好带这个“独居”的学生的语文课,前几天我看到了这份报纸,满眼的外文中我看到了这个学生一脸的灿烂的笑,我的心里也是轻松的,当时我的嘴角也泛起了笑意。可是现在,我又要面临一名“独居”的学生的时候,我再也轻松不起来了。
“我的家在哪里?”我听到了她心里的呐喊。

2017年2月12日(正月十六)

相关文章

2011-11-11 09:48:47
2018-06-29 09:03:27
2017-11-02 18:07:58
2014-01-23 10:52:22
2017-03-20 14:47:20
2017-02-13 08:06:48
2017-02-13 08:05:35
2017-02-13 08:03:03
版权所有:太和胡总中心学校   Copyright 2006
地址:安徽省太和县胡总乡    电 话:0558-8248010
技术支持:阜阳信息网   皖ICP备1102960号